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深入一线共商讨 围绕主业谋发展
更新于:2018-10-18 09:47:15 来源:法制周报
   深入一线共商讨  围绕主业谋发展
  
  湖南检察机关开展聚焦法律监督主业大调研活动
  
9月12日,游劝荣检察长来到张家界市桑植县检察院,调研加强检察意见刚性化机制建设情况。
  通讯员 唐龙海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调查研究是谋事之基、成事之道。”湖南省人民检察院将2018年确定为“调查研究年”,早在今年2月9日,就在全省检察机关部署开展“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大调研活动,动员全省检察干警特别是领导干部深入一线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
  
  从8月28日到9月29日,省院检察长游劝荣深入6个市州检察院和6个基层检察院,围绕一个中心——如何加强检察机关法律监督刚性,与基层院领导同志、一线办案干警、部分人大代表座谈调研。
  
  8标准4条红线
  
  8月28日下午,游劝荣赴衡东县人民检察院调研轻罪案件检察环节依法终结诉讼程序的改革。
  
  近年来,衡阳常宁市、耒阳市检察院由当地党委政法委牵头,公检法司4家会签了相关文件,成立了专门的“轻案办案”组。一年前,衡阳检察机关部分基层检察院开始探索轻罪案件检察环节依法终结诉讼程序的改革。
  
  “检察院对本县一涉嫌骗取票据承兑罪的企业家作出不起诉决定后,该企业恢复了生产,偿还了债务,成为了纳税大户。”衡东县委书记吴伟生说。
  
  游劝荣说:“轻罪案件检察环节依法终结诉讼程序,是充分运用法律赋予检察机关的职能,让更多符合条件的轻罪案件的诉讼程序终结在检察环节。”并表示,不起诉决定权要用好,关键是要讲规矩。
  
  轻罪案件检察环节依法终结诉讼程序的改革必须有明确的标准和条件:第一,一定要是轻罪;第二,犯罪事实已经依法查明;第三,犯罪嫌疑人必须认罪;第四,如果有被害人,要取得被害人谅解;第五,有恢复性司法措施能够代替通常的刑罚,修复被损害的社会关系;第六,社会或家庭具备教育改造条件;第七,与侦查机关、审判机关取得基本共识;第八,通过社会影响风险评估,能及时预判、发现和消除可能发生的负面情形。还要坚守4条红线:一要坚守法治底线,既要保证程序公正,也要保证实体公正;二要坚持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能选择性司法;三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防止检察权滥用;四要有严格的监督机制。
  
  “三提高两降低”
  
  “我用5个字概括从事公益诉讼工作的感受。累,并快乐着!”9月27日,在游劝荣来湘乡市人民检察院调研公益诉讼工作的座谈会上,民事行政检察科干警李凯石袒露心声。
  
  “检察院对我们的支持太大了,为我们当参谋、做后盾,查处了5件三无企业随意排放废水、废渣严重污染河流的案件,得到了人民群众的一致好评,也提高了生产企业和人民群众的环保意识。”湘乡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贺永坤说。
  
  2017年12月21日,湘乡市委组织召开了4大家主要领导、各乡镇党政正职和市直行政部门负责人参加的公益诉讼工作推进会,专门部署公益诉讼工作。
  
  “我们是公益诉讼工作的受益者。开展公益诉讼工作以来,明显感受是‘三提高两降低’,即行政机关依法行政的水平在提高、行政机关主动作为敢于担当的意识在提高、人民群众对人民政府的满意度在提高。与此同时,降低了行政相对人的抵触情绪、降低了行政机关行政管理的成本。”市长周俊文说。
  
  游劝荣指出,要正确处理好监督与支持的关系,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着力解决监督不力的问题,要寓支持于监督之中;深刻把握公益诉讼监督之诉的本质特征,既加强监督,又不代替行政机关依法履职;既要监督到位、有效,又要保护好行政机关执法的积极性。高度重视诉前程序,广泛凝聚各方共识,以最低的投入、最便捷的方式和最和谐的途径去解决问题。
  
  放大“捕诉合一”的正向力量
  
  “一口价,你是赞成‘捕诉合一’,还是‘捕诉分离’?”游劝荣在岳阳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李捷发言时提问。
  
  “说实话,过去我是唱反调的。但在对比办案数据和调研后,为适应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我赞成‘捕诉合一’。”李捷这样回答。
  
  “捕诉是分开还是合一?分开好还是合一好?分开有什么不足,合一有什么缺点?合一的优势怎么发挥,合一的毛病怎么克服?平江县检察院的内设机构改革试点的实践契合了捕诉合一的要求。我建议总结平江的经验,实事求是地把‘捕诉合一’探索中发现的问题,以及我们解决这些问题的措施总结出来,为决策和进一步改革提供参考。当前,重点是扬长避短,把‘捕诉合一’的正向力量放大,尽量减少‘捕诉合一’的不足及其影响。”游劝荣说。
  
  “我们对内设机构改革充满期待,建议改革中协调解决好人员安置等历史遗留问题。”岳阳市检察院政治部主任徐立泉发言。
  
  游劝荣检察长说:“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也是检察机关恢复重建40周年。我们是改革者,也是被改革者,更是改革的保护者。体制改革重在顶层设计,业务改革则更加需要基层探索。各级检察机关要根据本地实际情况,在公益诉讼、重大监督事项案件化、轻罪案件检察环节依法终结诉讼程序、加强检察意见刚性化机制建设、律师参与处理涉法涉诉信访案件等方面,积极开展改革和探索,共同推动检察改革和检察业务发展。”
  
  “检察意见的刚性来源于质量”
  
  9月27日,游劝荣来到湘潭市检察院调研加强检察意见刚性化机制建设情况。
  
  “检察意见的刚性来源于质量。检察意见首先要下决心把数量减下来,做到少而精;其次要提高检察意见质量;再次要有必要的形式;最后要有处理结果。”游劝荣说。
  
  9月29日,游劝荣来到攸县检察院调研重大监督事项案件化办理工作。
  
  游劝荣指出,开展检察意见刚性化机制建设、重大监督事项案件化办理和公益诉讼等工作是检察机关作为国家法律监督机关加强法律监督刚性的要求,是贯彻落实“讲政治、顾大局、谋发展、重自强”要求的实际行动。检察意见是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方式和载体。重大监督事项案件化办理的目的,一是增强对监督对象的约束力;二是强化自我约束,防止权力滥用;三是增加抗干扰能力,确保依法独立行使检察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