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湖南打造“枫桥模式”升级版
更新于:2018-11-14 23:26:28 来源:法制周报
   专业高效抓住主要矛盾  上下齐动保障措施实行
  湖南打造“枫桥模式”升级版
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调解员正在调解室工作。
  法制周报记者 倪欢欢
  在打造“法治湖南”升级版中,矛盾纠纷多元化解的“枫桥模式”成效显著。“湖南模式”多次在全国会议上被推介;人民调解工作,湖南在全国工作会议上作典型发言;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创新,分别被中央综治办、全国妇联评为“优秀创新项目”等。
  近年来,湖南高度重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以人民调解、行政调解、司法调解“三调联动”为轴心,搭平台、建机制、抓创新,在实践、制度、创新上成果颇丰。
  《法制周报》从省委政法委获得的数据显示,湖南实现全省矛盾纠纷总量、刑事案件、治安案件、命案同比分别下降4%、17.2%、14.2%、14.4%(其中1次死亡3人以上的重大命案同比下降87.5%),矛盾纠纷调处成功率达98%以上。“矛盾纠纷及时调处”民调得分达到93.2分,在全省综治民调14个项目中得分最高。
  细化升级“三调联动”
  湖南始于2004年探索并形成的化解矛盾纠纷的新做法,被中央综治委、司法部和中央8大主流媒体誉为“湖南模式”,向全国宣传推广。
  近年来,湖南打造了多角度、全方位、广覆盖、立体化的“三调联动”工作升级版。常德津市市白衣镇的“三、二、一”调解模式,是这一升级版鲜活的典型。
  白衣镇钟灵村的邹某与马某因承包土地确权产生纠纷,今年4月16日来到白衣镇综治中心,登记了基本信息和矛盾纠纷简要情况,双方都认为理应确权到自己名下。当天,村委会主任田祖高组织双方调解并作出处理意见:调查实情,报告村委会进行集体调解。
  调查得知,该田块2轮承包主是邹某,邹某外出务工将田荒置未种。后来组里解决抛荒问题,马某自愿栽种并承担上交任务。4月18日,调解委第2次调解结果认为该地块应确权给邹某,马某不服。
  两天后,村支书黄松林组织第3次调解,村调解会也认为该地块应确权给邹某。马某仍不同意。
  村调解委将调解中的取证材料和调解记录情况整理成册,报请白衣司法所出面调解。
  5月7日,司法所组织双方调解,作出两点处理意见:一是该地块确权给邹某;二是村委会待组里有余田后适当补偿给马某。
  双方接受了处理意见,在同意调解笔录上签字。
  白衣镇这种“三番二次一回访”的倒漏斗式矛盾纠纷调解模式,凸显了立体化的三调联动模式,通过层层调解分级筛处,把矛盾纠纷化解在萌芽状态,把不稳定苗头调处在镇村层面。据了解,经过3次以村居为主的初级调解,90%以上的矛盾纠纷可在村组之内化解。
  专业高效化解矛盾纠纷
  在打造民调解升级版的过程中,湖南抓住预防矛盾化解和聚焦重点抓治理。
  近年来,包括医疗卫生领域在内的重点行业和领域矛盾易发多发,考验着社会治理水平。
  困扰了维女士半年的医患纠纷,在长沙医疗纠纷调解中心的帮助下,就1个月解决了。
  维女士的母亲胯关节受伤,今年1月和3月在长沙某医院做了两次换胯关节手术,第2次手术后出现不良反应,神经受损。维女士认为医院在手术过程中出了差错,要求医院赔偿近40万元,医院不同意。维女士多次与院方沟通都无功而返。8月,维女士有了打官司的念头。这时,有人告诉她,成立不久的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兴许能帮上她的忙。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维女士向长沙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申请了调解。长沙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组织医学和法学专家,共同调解维女士与医院之间的矛盾。1个月后,维女士与医院达成调解协议。
  “医疗纠纷调解指导中心就是为患者与院方建立一个专业的中间人。”长沙医疗调解委员会行政主管顾问肖建中说。肖建中原住长沙市司法局副局长,退休后闲不住当起了委员会顾问。
  长沙医疗调解委员会主任李亦三曾是业务精湛的医疗人员,退休后有7年的调解工作经验。他告诉记者,医疗纠纷案件有47%都是死亡案件,调解难度大。“调解医疗纠纷不但讲究调解质量,也重视效率。”李亦三说,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规定一个矛盾纠纷至少调解3次,1个月内调解好。“一般3次是调不好的”,李亦三说,1个月没调解好的要打报告申请延期。协议签订后,调解委员会办公室有专职人员进行纪律检查,即询问双方在签订协议的过程中是否存在向调解员支付报酬等不当行为。“调解纠纷必须是义务的、免费的。”李亦三强调,协议签订后5个工作日赔付到位,调解员在5天后会做回访和记录。
  “达成协议的,没有一起不履行的。”肖建中说,调解协议具有法律效力,重大疑难案件会申请法院司法裁定。
  “医患双方协调的结果,患方一般很难接受,第三方的介入令患方更容易接受。”湖南地矿医院主管医疗业务的一副院长说,有了专门的医疗纠纷调解中心后,医患纠纷能够更好更快得到解决,医院的秩序也好多了。
  类似于医患纠纷解决,除了建立省市县乡村5级人民调解组织,湖南还成立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涉及医疗、道路交通、婚姻家庭等20多个纠纷易发多发领域,实现县域全覆盖。
  高位推动强化保障
  湖南矛盾纠纷化解成效显著背后,得益于高位推动,综合施策,以及相关保障得力。
  自上而下推行,既体现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更便于强力贯彻执行,形成长效机制。
  为了贯彻落实中央《关于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的意见》,大力推进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省委、省政府把完善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作为加强社会治理制度建设的基础工程。
  《意见》下发后,湖南组织专题座谈研讨,把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纳入全省“十三五”创新社会治理规划和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建设的重要内容,推动加强机制建设,坚持全面联动、创新驱动。
  据了解,湖南全省14个市州均制定了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实施意见或方案,相关部门和单位充分发挥职能作用,健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制度规范。
  针对婚姻家庭纠纷占矛盾纠纷总量18%左右的情况,湖南采取项目推动方式,加强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工作创新。2016年,在10个县市区开展试点示范,实现县市区婚调中心全覆盖。联合下发完善婚姻家庭纠纷多元化解机制意见,率先发布首部省级家庭暴力告诫实施办法;完善省家庭暴力危机干预中心,成立省婚姻家庭咨询师协会。
  湖南还强化相关保障,在组织建设和经费保障上,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提供有力支撑。
  省市县3级综治委都成立“三调联动”专项组、医疗纠纷治理工作组。“三调联动”专项组负责开展矛盾纠纷排查化解,推动健全多元化解工作体系,由党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任组长,综治、司法行政、法院、检察、公安、工商等10多个部门分管领导任成员,形成了高效顺畅的联动机制。
  同时,湖南认真落实《综治中心建设与管理规范》《城乡社区网格化服务管理规范》国家标准,省市两级综治中心基本建成,县级中心建成和在建率超过70%,网格化全面推行,整合社会治理资源力量,形成规范高效的运行体系,矛盾纠纷常态化排查预警和多元化解机制不断健全。
  据2017年11月的统计,湖南建立各类人民调解组织3.5万多个,其中行业性、专业性人民调解组织1600多个,派驻人民调解室2300多个,调解员达14万多人,组建各类人民调解专家库 230余个。
  湖南各级财政对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工作经费给予必要支持和保障,人民调解委员会补助经费和人民调解员补贴经费纳入预算适当安排,劳动争议仲裁委员会经费、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工作经费纳入财政预算。
  湖南严格落实综治领导责任制,对矛盾纠纷预防化解不力,引发重大刑事案件、群体性事件、公共安全事件的,实行挂牌督办(黄牌警告)、一票否决。运用综治考评予以推动,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建设、“民转刑”防范和劳动人事、婚姻家庭、农村土地、非法集资等重点领域纠纷化解等列入市州综治考评项目,权重占到8%以上。严格责任督导和追究,对因矛盾纠纷引发一次死亡3人以上的重大命案,实行一案一查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