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法制周报社   |    主管:湖南日报社   |   热线:0731-84802315
地方频道:邵阳

|

岳阳

|

常德

|

郴州

|

永州

|

娄底

|

怀化

|

株洲

|

衡阳

|

湘潭

|

益阳

|

湘西州

|

张家界
“公益平台”出问题谁来管
更新于:2018-12-14 15:49:05 来源:法制周报
   《宽进严出的“e互助抗癌计划”》 后续 :
  
  “公益平台”出问题谁来管
  
  法制周报记者 倪欢欢
  
  11月17日,本报刊登的《宽进严出的“e互助抗癌计划”》一文引起读者的广泛关注。一些会员向记者表示对此事的关心,并提供新的情况;e互助平台工作人员则多次来电来函,要求对报道进行处理。报社在沟通澄清其不实疑问的同时,记者就事件发展和网络互助行业监管等问题进一步深入调查。
  
  e互助 :我们是公益平台
  
  e互助认为,关于用户加入和捐助审核用的是同样的标准,不存在宽严条件的变化。但采访中入会者反映,“同样的标准”在实际操作中却被不一样地执行。用户加入时平台一般是点到为止 ;但到了捐助审核才会进行十分严格的健康状况审查。
  
  关于e互助与保险的关系,龙女士对报社采编负责人强调:“用保险来形容e互助不太合适,e互助与保险有非常明显的差别。”对此,龙女士给出两点解释,首先,保险是用风险对赌的操作模式,e互助只是一个风险分散的产品;其次,保险的目的是盈利,而e互助是一个非盈利的组织。
  
  e互助何以见得是非盈利的?龙女士解释:“第一,我们不会向会员收取任何费用,每一款项的流水都会在平台做公示。第二,钱不是我们公司拿了,费用是其他用户均摊的。”
  
  被问及e互助的监管部门及如何通过监管保证其非盈利性及合理性。龙女士回答:“我们是通过300多万会员共同进行监管的。”并进一步解释,e互助不属于保险,因为其是非盈利的,每一笔资金和款项对用户都是完全公开透明的。
  
  “那么,网络互助这样的公益平台是由哪些政府部门监管呢?用户如需维权,可以向哪申诉?”面对报社采编负责人的追问,龙女士回避称,这个问题不在讨论范围。记者之后向e互助提出了几点相关疑问,龙女士称随后会与记者联系应答。但一周后,记者两次拨打其电话均没有接听,截至发稿之日仍无回应。
  
  e互助推介人 :健康告知说是说过  没特别提醒仔细阅读
  
  当初推荐王某俐加入e互助的龚林强(化名),是湖南泛华保险代理公司某分公司的员工,也是王某俐的朋友。
  
  “我们都是有任务的,总公司一年有一两次发动员工推介e互助。”龚林强告诉记者,为了完成任务,公司的业务员都会去推介身边的人加入e互助,“没有奖金,公司会发些热水壶、杯子等作为奖励”。
  
  “操作加入平台时确实有健康告知条款,推介的时候说是说过,没有去特别提醒人家,也没几个人仔细看那个条款。听说30元就能入抗癌计划,很多人觉得容易就加了。”龚林强说,他推介的会员大都是这样加入的。
  
  “王某俐当初加入的时候,是我直接拿她的手机操作的。”龚林强说,他在推介e互助时,会口头问下咨询的人“是否在近几年内住过院”。只要没住过院,他都鼓励加入平台参与互助。
  
  “王某俐是我的朋友,当初是我推荐她加入的,她现在生病了没能得到互助,我感到很内疚。”龚林强说,“原来是想为人家好的,出问题后,我就不再推荐人加入e互助了”。
  
  家住广东的陈女士是2017年由王某俐推荐加入e互助的。“我想着一年下来也不要很多钱,就当做公益的,帮助那些癌症患者,我也不希望自己有需要互助的那一天,纯粹是相信这个平台。”陈女士说,今年11月得知王某俐申请互助失败后,她退出了。龚林强和陈女士都对这个公益平台运营方式的可信性产生了怀疑。
  
  投诉者 :我想打官司
  
  11月23日,王某俐在手机上发现自己的“e互助-我的勋章”被锁定了。随后,她查看到自己的“计划状态”显示:于2018年10月23日主动退出计划。
  
  “我没有主动退出。”王某俐说,她没在手机上做过退出平台的相关操作。
  
  “居然把我踢出平台了,太过分了。”王某俐有些气愤。更令她没想到的是,2天后,一切又恢复正常了,她又在该平台里了。
  
  “一切都在他们的掌控之中。”王某俐认为,该平台可以如此随意操控会员的状态,足以证明“会员的风险随时存在”。
  
  “我已经咨询了律师,我想打官司。”王某俐认为,该互助平台问题很多。“我已经不在乎能不能拿到互助金了,我就是要讨个说法。”
  
  针对用户反映的情况和行业监管问题,记者先后走访了原省保监局、行业协会和社会人士,后续将作进一步报道。